小说阅读网 > 美女赢家最新章节 > 正文 正文 第一二六二章 先说清楚

    开门进屋,何沛媛现在也没那么仔细了,两脚互助脱鞋子后踢一踢稍微摆正,包包随手一放,拿起杨景行从裤兜里掏出放在台子上的钥匙串:“车钥匙取下来,只带大门的。”

    杨景行想得美:“干脆都不带,找你开门。”

    何沛媛为难着容忍了:“回来找我拿吧……”说着再看看男朋友的钱包:“不用的卡不带,现金够不够?别过去再取钱不方便……还首演,电话都没一个。”同情地拿起男朋友的手机。

    杨景行似乎还没来得及看:“有没有电话?”

    不太熟练地输入密码,何沛媛显得有点严重:“六个!尤老师九点四十五,魏郡宇找你干什么……”

    这些电话不用回的,杨景行都不知道安馨现在在哪,明天再联系吧。

    “才这几个人了。”何沛媛鄙夷加点同情,再看看短信吧,界面最上面一条显示二十二点四十分来自宫商羽:景行师兄,我是商羽。演出结束不久我就回家了,是很想当面向师兄道贺,也高兴……

    杨景行还在选出差的鞋子,自觉申请:“就穿这双吧?怎么了?”发现了女朋友的神情不对,就伸手去拿手机。

    何沛媛手肘用力一甩,半背对男朋友,点开短信看全部内容。

    杨景行嘿嘿陪笑着凑去女朋友耳边变,低头看看是不是又有什么灾祸。宫商羽的短信还蛮长的:景行师兄,我是商羽。演出结束不久我就回家了,是很想当面向师兄道贺,也高兴自己只是沧海一粟。剧场里第二交响曲的浩繁一定还在激荡,而我回到家耳边依然是热烈的喝彩在回响。早在音乐会之前我就很清楚地知道,对第二交响曲这首作品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保持敬畏。可是今晚的演出后,我更理解师兄弟姐妹们间的欢腾,大家一定和我一样,心中太多油然而生的倾心崇拜不吐不快。本已是满怀期待,不想依然难以自持。将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谢谢你。

    天才嘛,杨景行扫一眼就完了:“真假。”

    何沛媛还没看完呢,不过她盯着手机屏幕的神情似乎是读了什么骇人听闻的内容,简直身体不适了。

    虽然已经聊工作的时候就跟女朋友提过宫商羽,但杨主任还是再次说明:“跟她也不熟,没讲过几句话。”

    手机息屏了,何沛媛连连点呀按,又要重输入密码,姑娘对这种设置极不耐烦,简直深仇大恨深恶痛绝,鼻子都出声音了。

    杨景行尝试着:“肉麻兮兮,别理。”

    何沛媛似乎看完了,把手机捏握住了,直视杨景行的眼睛,眼神很是凌厉呀。

    杨景行早就屈服着了:“删了吧,当没看到。”

    何沛媛嘴巴一噘,手起手落,手机啪嗒一声砸在地板上了。

    杨景行连忙扶女朋友的双肩赔笑脸:“哎哟,生这么大气呀?”

    何沛媛躲让加怒吼:“你说!”

    “说什么?”杨景行简直战战兢兢:“她晚上跟徐教授一起,就开始前讲了两句话,后来散场我就去找你爸妈了……反馈一下是个礼节嘛。”

    “放屁!”何沛媛把口水都喷出来了。

    杨景行告饶:“你先别生气,没必要生气。”

    何沛媛的眼眶里泪珠儿在打转了。

    “媛媛……”杨景行都无从下手了:“不值得,你就当是男生。”

    何沛媛快速瞥一眼地上背面朝上的手机,这一低头眼泪就下来了。

    杨景行还是有点胆识的,居然还敢去抱女朋友,而且是箍抱住,预见了姑娘接下来的武力反抗……

    好在是娇弱女生,在男朋友的各种安抚解释请求中剧烈挣扎抓咬踢腾了两三分钟后,何沛媛终于没力气了,停歇下来喘气了。

    杨景行再次:“我坐下来好好说,好不好?”

    何沛媛不表态。

    杨景行谨慎呢,箍抱着女朋友移步:“慢慢的不着急,小心驶得万年船。”

    何沛媛捅了男朋友侧腰一拳。

    沙发好远呀,杨景行把女朋友抱起来走,感觉到了:“媛媛真的生气了,重了好多。抱不动了,快消消气。”

    何沛媛故意下坠。

    把女朋友抱放在沙发上了,杨景行不敢撒手:“我先自我检讨,首先必须承认这条短信是有点过了,如果是别的男生给媛媛发这种信息,我看了也不会开心。”

    何沛媛无动于衷,沉浸在自己的绝望之中。

    杨景行用力:“但是我保证,跟她真的不熟……”

    何沛媛苦笑冷笑。

    “真的。”杨景行回顾:“跟你都说过的,我是跟徐教授说过可以培养,但是没跟她本人聊过……”

    何沛媛呵:“景行师兄……我想吐!”不是开玩笑的。

    能开口就好,杨景行连连点头:“我也觉得不合适。”

    何沛媛呵。

    杨景行委屈呢:“好好说嘛,我又没做错事,你跟我发这么大脾气。”

    “你没有?”何沛媛简直诧异:“你没有她就敢那么不要脸!?”

    杨景行斟酌着:“不是谁都能像媛媛这样出淤泥而不染,我像在有点影响力了,别人套套近乎也正常,不光宫商羽。”

    何沛媛呵。

    杨景行求情:“别这样,我们不理就行了……这样好不好,我把她从我的培养名单里删了,以后完全一点关系都没了,行不行?”

    何沛媛算是正眼瞧一下男朋友了:“……你先说清楚,见过几次面?”

    杨景行用力想:“最多两三次,包括今天……”

    审问一开始可就不是闹着玩的,杨景行得事无巨细地坦白,他也承认宫商羽去过一次他的办公室,记不清是什么时候了,因为也没聊什么,就是打个招呼。

    何沛媛就问:“八竿子打不着的小提琴,凭什么去找你?”

    杨景行只能吹了:“如果我愿意帮忙还是能帮上,学校现在都叫我公用主任,在乐坛也有点关系网有点影响力……”

    何沛媛就问:“是人都去找你都要你帮忙了?是人都给你发这么恶心的东西了?”

    杨景行解释:“尖子生嘛,在我的名单里她自己肯定知道。”

    何沛媛就问:“尚浩坤怎么没发?不比她狗屁宫商羽有天赋多了?尚浩坤今天来都没来!”

    杨景行好笑:“但是尚浩坤也给我打电话解释了……我们先不说宫商羽是不是有什么动机,先说这事值不值得你生气?我媛媛这么漂亮,肯定会遇到示好的男生,买衣服那个店员对你那么热情,难道我当时也生气呀?”

    何沛媛冷哼:“我不会随便告诉别人我的号码,也没人给我发过这么恶心的话,只会让我觉得自己犯贱……苍蝇不叮无缝蛋!”

    “没有。”杨景行委屈了:“要找我的号码还不容易?我通讯录五六百个人。也不能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有些苍蝇会先落下来看看这个蛋有没有缝,他不试试看不知道呀。”

    何沛媛顿时更来气势:“你就有!如果不是以前那些事,如果都知道你是正人君子,谁敢给你发这种东西?要不要脸?”

    杨景行倒是乐观呢:“那我也还好,没招什么苍蝇……再看看。”说着就去捡手机。手机屏幕碎出了几条大裂纹吗,不过还能用,能看证据。

    何沛媛看看男朋友手中的手机,并没当回事:“我赔你!”

    杨景行嘿嘿:“先讲清楚,如果是我错了就不用赔……看看,哎哟,真有点多。”

    演出结束后的时间里作曲家收到不少短信,三四十条,大多是同学的,也有老师的,都表示的祝贺恭维,虽然有些也肉麻但也都是艺术性地用词,同样是女生的但别人也没宫商羽那么感性和啰嗦。

    何沛媛表扬了骆佳倩,她的短信言简意赅可做范例,然后再回头看看宫商羽,简直不忍直视:“……倾心崇拜,她自己不恶心吗?这种品行还想当独奏!?”

    杨景行也看不下去:“删了。”

    何沛媛观察着建议:“留着好好看,回味,探讨。”

    杨景行很果断删除短信:“我向媛媛保证不搭理她。”

    何沛媛想起:“以前跟你说过什么?为什么不留着?怕谁看见?”

    杨景行保证没有过,以前没发过短信更没打过电话……

    何沛媛理解:“当面聊最好,好好记住这些话……恶心!”

    杨景行端正:“更不会当面聊。说到做到,不管她是不是故意的,反正我以后跟她工作关系都没有。”

    何沛媛看看男朋友,安抚:“放心吧,你不想有也得有,贺宏垂徐霖希不会放过你……”

    杨景行摇头:“媛媛放心,现在至少浦音没人能逼我。再说宫商羽也不是好高的天赋,比尚浩坤确实差得远。我堂堂杨主任没必要矮子里面挑将军。”

    何沛媛瞥眼:“……不要脸。”

    杨景行嘿嘿:“好了,别生气了,换衣服吧……”

    气可没那么容易消,不过也算收尾工程了,何沛媛边随便洗洗脸和手边帮杨景行想着怎么去跟徐霖希解释边抱怨心疼手机,关键是明天也没时间去修了:“……不行你到了去买一个算了,算我赔你!”

    杨景行觉得:“你赔我的那就随便我怎么用吧?”

    何沛媛哼:“随便你,爱给谁发给谁发。”

    杨景行就:“那我送给我老婆,我要跟她用同样的。”

    何沛媛看男朋友,脚一跺很是不满:“……我不要!”

    杨景行哼:“一点诚意都没有,不想赔呗。”

    何沛媛怎能容忍品行被怀疑,嚷嚷起来:“明天早上就买给你,等着!”

    杨景行又:“直接给我老婆……不然难以抚平我的心灵创伤。”好幽怨。

    “你还心灵创伤!?”何沛媛简直怒不可遏,双眼恨瞪,然后又扑哧一笑。

    杨景行哈哈:“当然创伤,好好临别之际吵一架。”

    何沛媛脸上克制之后本就剩余不多的笑容顿时烟消云散,很容易挺真实地憋屈起来:“……老公。”

    “嗯。”杨景行帮忙拿毛巾:“老婆,今天我厉害了,帮你赚了个手机。”

    何沛媛直耸腿,委屈得哼哼。

    杨景行还要拥抱安抚:“没事了,和好了。”

    何沛媛微微依靠男朋友的肩膀,娓娓道来:“我以前经常想……以后要嫁一个很普通的人。”

    杨景行说:“人更多是普通的一面,也都有不凡之处……为什么要嫁普通人?”

    何沛媛失算地心酸:“那样他才会把我捧在手心里疼,我也不会担惊受怕。”

    杨景行好胜心顿起,推开女朋友:“你说,什么样是捧在手心里疼?”

    何沛媛不想回答地哼哼。

    杨景行显然被刺激了:“说清楚,怎么捧在手心里疼?”

    何沛媛回避着,拿着毛巾搂男朋友的肩膀朝自己拉,想要重新依偎。

    杨景行可着急:“说呀,我愿意朝那个方向努力,我有什么做得不够的?”

    何沛媛不满跺脚哼哼,然后猛然想到了:“就是不让我担惊受怕!”

    杨景行的嚣张气焰立刻没了,又轻声细语起来:“媛媛,老婆……”

    何沛媛点点头:“嗯……你说。”

    杨景行认真的样子:“我们一起努力好不好?我知道现在对你来说还很难,但是我会努力,不过你也要给我机会,只要让我得到你的信任,我老婆就不用担惊受怕了,好不好?”

    何沛媛看着男朋友的眼睛,抿嘴点点头。

    都什么时间了,俩人还热吻上好一阵。激情之中,何沛媛甚至先摸上了:“你下午上厕所没?”

    杨景行明白的:“不玩了,不早了,等我回来。”

    何沛媛真是时刻不忘记:“我要检查有没有今天多。”边警告边亲。

    杨景行使坏:“我也要检查你……”

    何沛媛被激怒了,猛地加大了咬吸力气……

    然后还滚床上去了,不过何沛媛翻身压人的时候看到了男朋友的行李箱,想起来:“你东西准备好了?”

    还没呢,下午根本没时间呀。何沛媛顿时埋怨起来,这种事至少该提前一天。唉,也怪自己没提醒,忙忘记了。

    杨景行觉得很简单,几套衣服几分钟就收拾好了。何沛媛就亲自动手用事实说明几分钟是远远不够的,而且才发现男朋友连旅行用洗漱套装都没有,也怪自己忙忘记了。

    难怪女生要花时间呢,何沛媛还逼杨景行带上一套正装,万一需要呢?还有羽绒服,万一温度骤降呢?不过杨景行不得不叹服,女朋友收整出来的行李箱可比自己弄的细致多了。

    何沛媛试了试,还好碎屏的手机还能充电。为了让杨景行到平京就赶快换新手机以免被同行看见丢人现眼,何沛媛答应自己也尽快去买一个,干脆:“你让夏雪她们先去帮你买一个吧。”

    杨景行说:“她们上课……如果有时间见面我还得表示一下,可以吗?”

    何沛媛脸色微变:“怎么表示?”

    杨景行嘿:“就买个手机?问她们有什么需要,眼看毕业了。”

    何沛媛真是老成:“最好是帮助学习的……”

    行李箱一再确认后提下楼去已经快十二点半了,何沛媛才懒得跟杨景行啰里啰嗦,直接给家里打电话:“妈,我们才忙完……饿了,去吃点东西,你们睡吧……知道了……放心吧……知道了挂了。”

    凌晨一点半,杨景行把何沛媛进家门。天下父母心,何伟东好像根本没睡,从房里出来:“辛苦了,吃撑了吧?”

    何沛媛申明:“我没吃。”

    何伟东好笑:“你什么事都没干当然不吃。”

    “怎么没有?”何沛媛直嚷嚷:“我们比他累多了!”

    何伟东点头感叹:“你累呀,你太累了。”

    杨景行好笑:“我回了,叔叔您休息。”

    何伟东问:“吃宵夜没喝一杯?”

    何沛媛觉得不可理喻:“疯了呀!”

    何伟东简直劝导杨景行:“今天这种时候最该喝一杯,大功告成,是吧!”

    杨景行嘿:“宵夜已经是开恩了。”

    何伟东无视女儿的白眼,跟作曲家打听:“后来反应还好吧?学校方面。”

    杨景行点头:“还行。”

    何伟东呵:“我和你妈深入基层听到的反响也很不错,等车的时候跟几个人搞了搞群众满意度调查,很不错。”

    何沛媛十分切:“谁那么无聊,学生呀?”

    何伟东摇头:“不是,二三十岁的。”

    何沛媛还歧视起来:“懂什么……不走等喝酒呀?”

    杨景行识趣告辞,何伟东送到门口。

    交代了好多次开慢点,可何沛媛十几分钟后再打电话又怀疑男朋友干什么去了,这么久了还没到。姑娘又叮嘱无赖到家了马上洗了睡觉,却又聊到杨景行回到国际名园,而且出电梯后还要再给她打过去。

    实在是要说的事情很多,比如杨景行走了之后何沛媛妈妈就起床了。做过文艺工作的何妈妈能分辨今天的情形,看出来《第二交响曲》很受重视也挺成功的,所以就被何沛媛评价为跟不上时代大惊小怪。

    晚上是齐清诺主动跟何伟东夫妇问好,而且是带领三零六集体问好,何沛媛引用母亲的话,这些女生看起来都挺好的,没什么坏心肠,时代和素质的进步。何沛媛还透漏,母亲在她跟杨景行刚开始时是挺担心的,因为这种事放在上一辈那个时代和环境,稍微不好脊梁骨都得被人戳断了,所以父母今晚去听音乐会也是带着点压力的。

    何沛媛都怀疑了:“……感觉是笑贫不笑娼。”

    杨景行气得叫:“说哪儿去了?”

    “差不多的性质。”何沛媛解释:“小人物做错事就要被千夫所指口诛笔伐,大人物就不一样,别人好像还觉得是应该的。”

    杨景行笑:“那好了,我要努力成为大人物。”

    何沛媛想学术:“真的,如果你一点成就都没有,如果老齐和你我都是没出息的一般学生,真的可能被口水淹死了。”

    杨景行说起自己作曲系的同班女同学那么风流过也没被口水淹死呢,所以不是成就不成就,而是为人:“你和诺诺为人都很好,所以我也沾光了。”

    “不是。”何沛媛还是要坚持自己的观点:“如果我不认识你,假设我是局外人,我可能也会觉得你这人……也还行吧,不算很过分。”

    杨景行哈:“为什么局内人就很过分呢?”

    何沛媛立刻嚷出罪证:“因为你念念不忘!”

    点话也没白打的,挂之前何沛媛想起来提醒男朋友走之前记得断水断电关门窗,冰箱的不能断:“……酸奶都没喝完。”

    杨景行呵:“我明天早上就消灭了。”

    “不说了。”何沛媛叹气:“快睡吧,九十个小时,睡一觉就少几个小时。”

    杨景行嘿:“说得多我舍不得走了。”

    何沛媛还是怀疑:“你到底会不会想我?”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 美女赢家最新章节书目,按(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手机上阅读美女赢家:https://m.qtshu.com/mnyj/

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小说阅读网,无弹窗小说网,小说免费阅读,TXT免费阅读,无需注册,无需积分!小说阅读网注册会员,就送书架!小说迷必备工具!
推荐阅读: 扶摇 风流秘史 乡村艳妇 娇艳人生 跨越古今的风流商人 乡村诱惑 乡野春潮 风流小农民 乡村美色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美女赢家最新章节正文 第一二七三章 多少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