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阅读网 > 白蛇证道行最新章节 > 第一百九十一章:见亲,雪仗

    伍思明的声音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惊讶之意,两眼直视面前的乔辰安,若说他心中不感到震惊那绝然是假的,他虽远在京城临安,但因王礼之的关系,亦曾听说数月前发生在杭州的事。

    这些书院间年轻士子间的斗争,亦可看作是未来朝堂之上斗争的一个小小缩影。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场比试的诸多细节也随着众人的口耳相传,一点点的流传出去,直到不久前传到这位当朝礼部侍郎大人的耳中。

    那比试之上由众士子所作诗文也随之落到他的案头。

    伍思明可不认为在杭州城还能寻到第二位能够作出这般回文诗的士子,因此几乎只是瞬间便断定眼前的年轻男子就是桌案上所置诗词的原作者。

    也只有他才能作出另一首同样精巧格物的诗来吧!

    但心中却有些疑惑,他知乔辰安乃是王礼之的学生,但他与王礼之素来没什么交情,政见不合,乔辰安身为王礼之的学生,不可能不知晓这一点,按理说绝无可能到自己府上来,更别提投名帖了,这不等于是在打自己老师的脸么?

    心中转过诸多念头,面色却未有丝毫变化,只听乔辰安笑道:“侍郎大人猜的不错,这两首诗均是出自在下的手笔。”

    伍思明虽早知如此,但亲口听他承认心中仍是有些惊讶,同时心中生出一丝对王礼之的羡慕之情,怎生这般佳徒偏生是那厮的学生?

    作出一个请的姿势,乔辰安入了客座,便有下人奉上茶水,伍思明显然是一个办事极为利索干练之人,开门见山道:“说吧,你到临安城找老夫有何事?回头就不怕被你的老师听到,重重责罚与你?”

    乔辰安淡笑道:“晚辈来找大人,自然是有要紧之事。况且我老师也非不明道理之人,就算知道我来您府上,只要说清缘由,又怎会责罚我?”

    伍思明哼了一声,道:“说吧,找我何事?”

    乔辰安微微一笑,却不回答他的问题,只是道:“不知道大人可否相信这世上有鬼神之说?”

    伍思明听罢他的话后立即喝道:“子不语怪力乱神,你我皆是饱读圣贤之言的人,又怎能相信这些荒诞无稽之事?”

    说完之后却发现乔辰安脸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意望着自己,一脸我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的模样,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只得冷哼一声。

    乔辰安道:“既然大人相信,那这件事就要好说许多了。”微微停顿,道:“敢问大人数年前是否到杭州府巡查过一次?”

    伍思明道:“不错。”他当年得圣上诏御,巡视三洲之地,确实去过杭州府,这件事并非什么隐秘,有不少人都知晓,因此听到乔辰安的话后没有丝毫惊讶。

    乔辰安又道:“大人之后路经钱塘,却不幸遭遇贼人,散尽财务,才得以保全一行人的性命,却唯独大人您的女儿被贼人掳去……”

    “够了!”

    一声怒喝打断了乔辰安的话,伍思明脸色阴沉如水,一双眸子显得有些冰冷深沉,冷冷地盯着面前的乔辰安,语气不善道:“你来此就是特地提起这件事来恶心老夫的吗?!若是如此,现在就可以走了!”

    当年那件事是他一生的伤痛,从那之后他失去了自己的独女,永远天人两隔,这件事早已被他深深埋在记忆当中,原以为再也不会想起,但今日却被人无情的揭露伤疤,哪有不怒之理?

    伍秋月见父亲与乔辰安两人之间颇有些水火不相容的意思,俏脸变得有些苍白,这两个人一个是她最爱的父亲,一个是她最爱的相公,如果真的产生了不可愈合的矛盾,到那时她又该如何自处呢?

    乔辰安脸色不变,对伍思明那不善的脸色视若无睹,继续道:“你若是想赶我走也可以,只怕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女儿了……”说着起身便迈步向外走去。

    伍思明喝道:“你给我走……”,“走”字才说到一半,脸色忽然变化,以更大的声音道,“你小子说什么,给我把话说清楚了再走!”从座位上起身,向前急走两步,不顾礼仪的抓住乔辰安的肩膀,一双眼睛死死地逼视着他。

    “你刚才说什么?你的意思是我女儿她还没死?!”伍思明满脸的紧张之意。

    乔辰安道:“自然是已经死了。你女儿当年被掳走之后,那伙贼人想要辱其清白,她为保贞洁自缢而死。”

    伍思明脸色猛地涨红,咬牙道:“你莫非在戏耍老夫不成?既然我女已不再人世,又何谈再见她?!”

    乔辰安毫无怯弱的与他对视,笑道:“这就要回到我方才所说的第一个问题上了,这世间既有鬼神,你女儿虽身死,却未如轮回,未得转世,却是化为鬼魂。”

    “胡说八道!”

    伍思明下意识的呵斥,但旋即便不再言语,眼神闪烁不定,脸上露出思考的神色,良久之后才抬起头来,瞧向乔辰安道:“你说的是真的?”心中早已信了九分。

    乔辰安只微微一笑,伍思明吞了吞口水,松开抓住他肩膀的手掌,道:“你是如何知晓这些事的,你既说我女儿成了鬼魂,她现在又在何处?”

    乔辰安道:“请看!”

    运转法力,脚下当即凭空生出云气,越聚越浓,顷刻间便将他托起,悬浮在大殿的半空中,抬手向前一指,一道金色流光化作长虹在屋中纵横闪烁,围绕着殿中大柱急速颤动,有木屑纷纷落下如雨,最后铿的一声直插入梁柱当中,只留下少半截剑身,嗡嗡颤动。

    那殿柱上留下“秋月”二字。

    伍思明面色骇然,下意识的倒退两步,他虽经常听人说这世上有那修习神通玄法的仙人,但一直以来都将之当做故事来听的,没想到今日却见到一名真正的仙家道人,心中又如何能不惊讶?

    惊讶过后,便是满脸的紧张之色,急切道:“我女儿呢?”这才是他最关心的问题。

    乔辰安收起道术,按云而落,伸手指了指他面前的空气,道:“就在你面前!”

    伍思明闻言身体一震,呆呆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空气,自己的女儿既为鬼类,自己肉眼凡胎自然是看不到的。

    双手颤抖着,慢慢抬起,向前伸去,似乎想要触摸到女儿的面颊,不知不觉,眼眶有些泛红,这位当朝大员竟也罕见的露出了温情的一面。

    伍秋月早已哭成泪人,同样伸手向前,但却从父亲的手掌当中一穿而过。

    白日见鬼,只是虚妄。

    ……

    经过这番事后,伍思明对乔辰安的态度明显要好上不少,又重新安排一席酒菜用以招待,宴席之上,伍母听闻自己女儿尚有复活的希望,忍不住眼泪长流,也顾不上什么礼仪,伍秋月更是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几乎要连成串儿。

    乔辰安只好轻抚她的手掌以示安慰,当夜便在伍府住下,他本想第二日便离开,奈何伍秋月多年未回家中,哪怕此刻无法真正的与父母见面,只要能多瞧上一眼也是好的,心中一软,在伍府一住就是五日。

    待回返之时,伍思明不顾身份,亲自将他送出门外,道:“今后若是有什么困难,尽可来找老夫,老夫若是能帮上忙,必定不会推辞。”

    言罢转头,看向他手中的撑着的油纸伞下的空气,怅然一叹,道:“小月,爹娘不再身边,要学会好好照顾自己……”最终低低一叹,千言万语也道不尽心中的思女之情。

    目送乔辰安驾云冲上高天,伍思明站在府门外望着天空怔怔出神,眼中似乎又浮现乔辰安的身影,自己以后恐怕与此人脱不开关系了吧!

    乔辰安出了临安的范围,忽然心有异感,回头张望,目中射出两道神芒,如电似火,骇然发觉临安城上空金色气运如海,汪洋般将整座城市笼罩,正中心处有一条巨大的龙影盘旋舞动,阵阵龙气弥漫九霄,直冲高天。

    此乃一国之气运。

    虽说自己的老师王礼之就在临安城中,但乔辰安思虑再三却并未前去拜访,除了时间上的问题之外,他如果就这样登门,难免会让其生疑,凭借自己老师的精明,扯谎是绝对行不通的,既然如此,还不如不去拜访,等待下一次的机会。

    伍秋月身为鬼类,除了道法有成之人能够在白日看到之外,凡人只能在晚上,阴气重视看到鬼魂,但伍秋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这几天的晚上从未在父母面前现过身形。每天夜里,只是等两人睡着之后才站在床边一个人默默地流泪,默默地想念。

    痛苦,永远不需要自己的家人来承担,而且她想展现最好的自己啊!而不是像这样的天人两隔。

    回到杭州之后,伍秋月的话比之前少了一些,却比之前花了更多的心思在修行上,对于这一切,乔辰安只是看在眼里,并没有去干预,大概是因为理解她那一颗迫切想要见到亲人的心吧!

    时间最是易逝,没有人能够抓住,甚至连它的影子也望不见,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平凡也好,不平凡也好,太阳每天东升西落,月亮每夜如期而至,散着清冷的光辉,讲述着属于它的故事,不管你听或不听,它就在那里。

    草木渐黄,湖水渐凉,人也渐渐添衣裳。

    直到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落下,大街小巷当中都镀上了一层银白,整片世界都变得银装素裹,乔辰安才猛然意识到就快要过年了。

    这将是他在这个世界过的第……管他第几个新年,反正不是第一个就对了,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如今只是乔辰安罢了。

    抬头望着远处的雪白山川,在长空之下勾勒出一道道亮白色的痕迹,忽然感觉耳畔传来呼呼风声,紧接着一片雪白在自己头上炸开千朵万朵,凉意满满。

    有咯咯娇笑声传来。

    乔辰安品了下唇中雪花的味道,凉凉的,淡淡的,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望向不远处的小倩,笑道:“好啊!敢偷袭你相公!”

    弯下腰抓起一把雪花,用力搓成一个大雪球,一面奔跑着,一面将手中雪球朝着小倩掷去。

    小倩惊叫着闪躲,却还是未能躲开,那雪球像是长了眼睛,砰地一声,砸到小倩的身上,引得一阵娇呼,于是便换来小倩更加猛烈的反击。

    伍秋月在一旁远远地看着,脸上露出笑意,冷不丁一个雪球砸来,糊到她的脸上,留下片片雪白晶莹,将她有些苍白的肌肤衬得白里透红,羞恼道:“小倩!”

    迎接她的却是乔辰安的一个更大的雪球。

    “相公,你!”

    “啊!秋月姐姐你丢到我了!”

    “小倩,接着!”

    “……”

    于是连一向文静的伍秋月也加入到这场雪球大战当中,院中顿时传来阵阵欢笑惊叫声,雪球横飞如雨,散落如花,整座庭院一片狼藉,三人亦是一样狼藉。

    到最后筋疲力尽的躺在雪堆当中,不顾雪地冰凉,乔辰安居正中间,身体呈大字展开,笑着喘着粗气,两侧伍秋月与小倩枕着他的手臂,依偎在他的怀中,身上都沾染着大片的雪迹,发丝披散,脸上都带着疲累而快乐的笑意。

    三人脚下,有用落雪堆积而成的三个雪人,肚子圆滚滚,身材矮胖,看起来十分可爱,憨态可掬,最中央一个最为高大,左右两侧的则要稍小一些,也更加“纤细”一些。

    乔辰安指着三个雪人大笑道:“看,相公我的手艺怎么样?这是我,这个是秋月,这个是小倩!”一脸满意的盯着自己的杰作。

    小倩一脸嫌弃道:“丑死了,丑死了,我才没这么胖呢!相公你也没有!”

    伍秋月也轻声道:“是有些丑……”

    听到两人的话后,乔辰安的自信心受到严重打击,干笑道:“怎么可能?真的有这么难看?”

    小倩和伍秋月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

    乔辰安垂头丧气。

    一只白狐灵巧的窜上最中间雪人“乔辰安”的头顶之上,道:“乔哥乔哥,我呢我呢?怎么没我?”

    乔辰安随手拿起地上的一颗圆滚滚雪球,往身侧一杵,又寻了一颗更小的,按了上去,道:“喏,这就是你!”

    小狐狸顿时露出一脸人性化的嫌弃表情,道:“你欺负小孩子啊!”

    乔辰安抽回手臂,从地上站起,一脚一个,口中大叫着“哈,哈”,将自己的作品捣毁,笑道:“好了,这下公平了,大家都成了雪堆!”

    院中顿时传出一片欢声笑语。

    欢声笑语。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 白蛇证道行最新章节书目,按(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手机上阅读白蛇证道行:http://m.qtshu.com/baishezhengdaoxing/

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小说阅读网,无弹窗小说网,小说免费阅读,TXT免费阅读,无需注册,无需积分!小说阅读网注册会员,就送书架!小说迷必备工具!
推荐阅读: 艳香迷醉 独家蜜婚:帝少宠妻太深度 神医凰后 冷情帝少,轻轻亲 凡人修仙传仙界篇 贪财宝宝:弃妇娘亲熬成妃 封神夺艳记 不败天骄 前妻一抱好欢喜 我是一具尸体
白蛇证道行最新章节第二百五十四章:相遇的时光